儿子捐母亲遗体用于医学研究,三年后得知母亲

儿子捐母亲遗体用于医学研究,三年后得知母亲

时间:2020-03-16 17:07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据外媒报道,美国亚利桑那州的男子吉姆·斯陶弗最近得到一个不幸的消息,令他悲痛欲绝且出奇愤怒。

原来,他把去世母亲的遗体捐赠给一个医学研究中心后发现,实际上遗体被卖给了军方,并在一次爆炸测试中被炸毁。

吉姆·斯陶弗的母亲多丽丝在2014年去世。在医院接受救治时,医生称她的病情可能发生了变异,希望在她死后对她的大脑进行研究。

不过当她去世时,医生称无法接受她的遗体。因此儿子吉姆联系了一些捐赠机构,他希望这些机构能够继续研究。

最后,在一名护士的建议下,他选择了马里科帕县的生物资源中心,根据协议,由斯蒂芬·戈尔领导的公司将把多丽丝的大脑送到一个神经研究小组。

“我觉得自己很愚蠢,”吉姆在得知母亲遗体的命运后告诉媒体,“我不是一个容易轻信的人。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你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你只能信任,我认为这种信任感,就是他们赖以生存的东西。”

吉姆回忆,生物资源中心的一位工作人员,在母亲去世后的45分钟内就来取走了她的遗体。

当时,他与这位工作人员签署了一份协议,协议中详细说明了他们会对遗体做什么和不会做什么。

几天后他收到了一个木箱,里面装着他母亲的骨灰,但是对方没有提供关于多丽斯的遗体是如何使用的,以及她遗体的其他部分在哪里等相关信息。

三年之后,他才知道母亲遗体的真实用途。

当时记者给他发来了一系列文件。记录显示,生物资源中心的工作人员把多丽丝的一只手火化了。在把骨灰送给她的儿子后,公司将多丽丝身体的其余部分,包括她的大脑,出售给了一个美国陆军研究“爆炸测试”的项目。

多丽丝的遗体被绑在椅子上,在她下方有一个爆炸装置。

这项实验是想了解,当车辆被爆炸装置击中时,人体会发生什么。

吉姆回忆:“当时协议文件中确实有关于爆炸的文字。但是我们拒绝了,我们在‘进行可能涉及爆炸的医学测试’等问题上打了叉。”

生物资源中心和军事的记录显示,至少有20具其他遗体,也在未经捐献者或亲属许可的情况下被用于爆炸实验。

捐献的遗体全部以每具5893美元(约4万人民币)的价格出售给军方。该项目的官员说,他们从未从捐献者或他们的家属那里收到过同意书。相反,他们被迫依赖生物资源中心提供的保证,即家属或捐赠者都同意用于特定类型的研究。

吉姆说,他仍然在这场遗体悲剧中挣扎,他对母亲的回忆,常常被爆炸实验的念头所打断。

他说:“我不知道有什么方法可以走出来。”每次看着照片回忆的时候,都有那么一件丑陋的事出现在眼前。

吉姆是起诉生物资源中心及其所有者斯蒂芬·戈尔的33名原告之一。现年52岁的戈尔在2015年被发现贩卖人体器官后,被认定非法经营。

据外媒报道,在该机构发现了超过1755个人体器官,这些器官需要142个尸袋才能移动,重达10吨。

在新的诉讼声明中,前联邦调查局特别探员马克·克莱纳描述了在菲尼克斯各种“令人不安”的场景。

克莱纳讲述了一个女人的头被缝在一个男性躯干上,这个躯干被挂在墙上的,这明显是一个“病态的笑话”。

他还提到了一个冷藏箱,里面装满了男性生殖器、被感染的头部、没有任何标签的手臂和腿。地板上还有血迹和体液。

菲尼克斯市的生物资源中心被指控,该中心的遗体捐赠制度误导了家属,误用了遗体。

联邦调查局和警方在2014年突击检查了该中心,这是亚利桑那州对非法贩运和出售人体器官调查的一部分。一名联邦调查局探员说,在该中心发现了超过1755个人体器官。生物资源中心从家属那里取走已故亲人的遗体,并将遗体卖给中间商牟利。

尸体还被链锯和带锯切割,但这些工具不应该在医学上被用于肢解尸体。

检查中甚至还发现了一份身体器官的价格表:一个完整的上躯干价值4000美元,一根脊柱1900美元,一条从股骨中部到脚趾尖的腿600美元,一个头部500美元,一个膝盖375美元。

而一具完整的尸体,可能要花5000到10000美元。

经调查,戈尔在2015年10月对非法经营企业的指控认罪。

他承认,这些尸体的使用方式并不是捐赠者所允许的,这是一个没有监管的行业。

据媒体报道,戈尔的家人恳求宽大判决,称他是一个“有家庭的人”。

戈尔没有高中以上的文凭,也没有任何适用于遗体捐献计划操作的许可证或认证。

戈尔在2015年被判入狱一年,缓刑四年,被判支付12.1万美元(约83万人民币)的赔偿金。

(陈越)